九(1)邓雨虹:我本来可以赢

我本来可以赢


九(1)班:邓雨虹

寒风瑟瑟,肌肤犹如刀割,脸也被冻得僵硬起来。口中哈出的气在空中凝成小冰珠,一粒一粒地往下坠,连帽子上也积了薄薄的雪,这是个异常寒冷个冬天呢。

但这夹杂着雪的冷风却抵挡不住街上的热闹。人们举着各种奇形怪状的灯在街上穿行,红红的灯光把人们的脸映得红彤彤的,笑容从嘴角溢开,一阵鼓声把我引了去。

挤过如浪的人潮来到舞台前,原来是有奖竞答。最终的奖励是2000元呢,我不禁有些心动。在我摇摆不定时,已有几个人陆陆续续地上去了,我心一横,也跨了上去。在舞台上,我悄悄打量着身边的几个人,有魁梧的叔叔,有花枝招展的阿姨,还有阅历丰富的老爷爷……最吸引我注意的还是一位衣着单薄的小妹妹。她那枯黄的头发告诉我她长期营养不良,瘦弱的身子仿佛禁不住风吹,略大的衣服穿之身上显得空荡荡的。但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却令人着迷,眨眼之间,挥洒下一片星海。

比赛很快拉开了序幕,第一题便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,问的是关于助人为乐后心中有感而发的诗句:“赠人玫瑰,手有余香”这句活脱口而出,赢得台下一片掌声。

比赛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我一路过五关斩六将,刷下了一大批人,随着悠扬的音乐,我进入到了决赛。随之晋级上来的还有那位小妹妹。这真可谓是: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啊!

在最后几分钟的准备时间里,我听到了一些窃窃的声音:“真希望小萌能赢啊,那个女孩输啊!”台上只有两个人了,不用猜也知道小萌是谁,但凭什么要我输呢,心中不禁火了起来。比赛是公平竞争,每个人都有赢的权利,难道我就该输吗?情绪瞬间低落了下去。“是啊,这些年他们过得太苦了,她爸卧病在床,他妈又抛下了他们,还留了个两岁的儿子。小萌也倔,从不要我们的钱,要是她赢了,生活也能宽松点啊……”听到这儿,心中的火仿佛被一盆水给熄灭了,只剩下淡淡的心疼。相比之下,我并没有那么需要那笔钱。一番犹豫,我做了一个自己也不敢相信的决定。

当主持人拿起题卡要报题时,我打断了他,淡淡地说:“我放弃比赛。”当这句话坚定地从我口中蹦出时,全场安静了,但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骚动。我默默地走下舞台,并注视着这个坚强的女孩登上领奖台。在人们的欢呼中,我看见她那平淡无奇的脸上展开了花一般的笑,那双盛满星子的双眸更是被映照得闪闪发光,引得这个冬天都温暖了起来。

我本来可以赢,但那近在咫尺的钱告诉我,它并不属于我。有欲而不执著于欲,有求而不拘泥于求。我输了,但我并不伤感,弥漫在心中的只有淡淡的释怀。

这个冬天很冷,那个2000元大奖但愿能给小萌一家带去温暖。我本来可以赢,但此时坚决不能赢……

文章分类: 优秀学生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