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(1)班闻子君--聊天

 

九(1)班:闻子君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“草,在结它的种子,风,在摇它的叶子。我们站着,不说话。”但其实不说话也是一种聊天方式,

常见夕阳西下,两把藤精并在一参天槐树下,映着天边火红的余晖。爷爷躺在藤椅上,说着不知已讲过几遍的往事,奶奶只是坐着,摇着蒲扇瞪大眼睛,像是第一次听故事般惊奇。

爷爷年轻时走南闯北,见过的事多了凭着这傲人的见闻将奶奶拐到了手,就这些故事里的老桥段讲了一辈子。

奶奶也不嫌腻,我当然不知道在如今的我听来觉得不值一提的小事,却承载了他们的一生,没有琴棋书画诗酒花,只有柴米油盐酱醋茶。

我才知道,有一种聊天方式叫做天南地北,小到鸡毛蒜皮,只要你说,只要我听,都可以聊。

后来啊,故事里的老桥段也半聋半哑失了声息。爷爷病危住了院,路远,奶奶便留在了哪间老屋,以往会笑会闹,如今沉寂如死水的老屋。

夕阳下,两把藤椅依旧并排,如今说的人,是奶奶,听的人,也是奶奶,她像爷爷往常一样,诉说着,依旧是那些陈年旧事,分毫不差,是了,这么多年,早就烂熟于心了。

她就这样坐着,说着,从日升到日落,从清晨到黄昏。你说,在医院的爷爷是否能听见呢?

我猜是能的吧!爷爷怎么舍得让他的她一直自问自答呢?

我才知道,有一种聊天方式叫做不管你在不在,只要我说,只要你心里有我,都可以聊。

终于啊,那槐树下的藤椅只剩下了一把,爷爷还是去了。

自那以后,奶奶不再像从前般爱讲故事,也越发得不爱说话了。她常去爷爷的墓前坐着,像那时一样,从清晨到黄昏,从日升到

日落。不过,只是静静地坐着。

我问她,怎么不跟爷爷聊聊天?

她说,在聊呢,从未断过。

我才知道,不说话,也是一种聊天方式,只要心里有我,我心里有腻,不说话,照样聊。

我问她,还聊那些陈年旧事吗?

她说,为什么不聊?一辈子不够,下辈子接着聊。

风吹着草,草缠着风,即使不说话,也知道对方在想什么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文章分类: 优秀学生
分享到: